当前位置:剑南春系统_酒业资讯,酒类信息_千杯酒业资讯网 > 酒业资讯 > 宋元明三朝:葡萄酒盛极一时

宋元明三朝:葡萄酒盛极一时

文章作者:酒业资讯 上传时间:2020-02-07

   宋代的葡萄酒是呈绿色的,这有典籍记载。虞俦《汉老弟寄和花发多风雨人生足别离韵绝句因和之》记载,照坐雕盘花一簇,满瓮葡萄酒新绿;程俱《哦诗夜坐,缾罍久空无以自劳,寄吴兴赵司录江兵曹》 :相逢倘有蒲萄渌,肯向西凉博一州;姚勉《满江红·寿邓法》:笑把九霞鸾凤斝,满斟七宝蒲萄醁。

  

   宋代的葡萄酒酿制,创造出葡萄+谷物的特殊方法。朱翼中《北山酒经》记载:酸米入甑,蒸起,上用杏仁五两,蒲萄二斤半,与杏仁同於砂盆内一处,用熟浆三斗,逐旋研尽为度,以生绢滤过。其三斗熟浆泼饭软盖,良久,出饭摊於案上,依常法候温入曲捜拌。 这是一种米酒与葡萄酒合酿的做法,应是宋人的发明。

  

  

(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)

  

   过去中原人品评葡萄酒,会按传统惯例,垂意凉州所酝。到了北宋之初,西夏凸起,隔断关陇通道,凉州与中原失之交臂,于是,内地人士开始崇尚自己酝酿的葡萄酒。

  

   刘敞在《蒲萄》一诗这样表述:蒲萄本自凉州域,汉使移根植中国。凉州路绝无遗民,蒲萄更为中国珍。九月肃霜初熟时,宝璫碌碌珠累累。冻如玉醴甘如饴,江南萍实聊等夷。汉时曾用酒一斛,便能用得凉州牧。汉薄凉州绝可怪,今看凉州若天外。

  

   方岳《记客语》也有类似的诉说:蒲萄斗酒自堪醉,何用苦博西凉州?使我堆钱一百屋,醉倒春风不掉头。尽管凉州远隔,酒香难觅,但内地葡萄酒产量的增加,有效地弥补了这一缺憾。

  

   宋人也常高歌葡萄酒,李新《分蒲萄遗苏必强》:珠酿旧琼液,烟匀秋露漙。初分马乳碧,聊别水晶寒。黄庭坚《景珍太博见示旧唱和蒲萄诗因而次韵》:宫女拣枝模锦绣,论师持味比醍醐。欲收百斛供春酿,放出声名压酪奴。洪适《蒲萄》:虺蔓奋长须,累累明月珠。休传酿酒法,万一误分符。郭祥正《醉歌行》:不如且买葡萄醅,携壶挈榼闲往来。日月大醉春风台,何用感慨生悲哀。

  

   元朝:葡萄酒最辉煌的时代,举国来畅饮

  

   元朝应是葡萄酒最辉煌的时代。自汉代以来,西域葡萄酒传入中国,幸运的人已能品尝外来酒种的美妙滋味。唐朝人学会了自酿葡萄酒,又让更多的人能够享用这种美酒。

  

   然而,在漫长的时光里,中国葡萄酒的饮用量并不多,只是到了领域广袤的元王朝,方才在全国范围内刮起葡萄酒之风,最终让这个酒种矗立于华夏酒界,并在历史长河中闪耀出最辉煌的光泽。

  

   蒙古人最早喝的葡萄酒大都来自西域和中亚地区,这是他们向西扩展的一项意外收获。当蒙古铁骑踏上西域及欧洲之路,那里出产的葡萄酒顿时让勇猛的骑手萌生醉意,蒙古人也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饮酒文化。

  

   元朝的贡路畅通,所以全世界的葡萄酒可以不远万里来到中国。揭傒斯《温日观葡萄》记载:西域常年酝上供,浓香厚味革囊封。五云阁里玻璃碗,曾拜君恩侍九重。许有壬《谢贺右丞寄葡萄酒》也提到 :几年西域蓄清醇,万里鸱夷贡紫宸。仙露甘分红玉液,天风香透白衣尘。

  

   从工艺方面看,元朝西域葡萄酒的酿制采用的仍然是自然发酵的方法,然而内地人酿制葡萄酒,则往往按照传统习惯,使用酒曲发酵的工艺,人们在葡萄浆中加入酒曲,催促其发酵成熟。

  

   元朝有八大名优葡萄酒产地出产葡萄佳酿:

  

   燕京葡萄酒——宫城中建葡萄酒室;

  

   太原葡萄酒——贡送朝廷;

  

   平阳路临汾葡萄酒——平阳路,属于中书省,治临汾县;

  

   安邑葡萄酒 ——属山西解州;

  

   宣宁府葡萄酒——治所在宣德县 (今张家口宣化区) ;

  

   凉陇葡萄酒——一泒玛瑙浆,倾注百千瓮;

  

   扬州葡萄酒——扬州酒美天下无,小糟夜走蒲萄珠;

  

   哈剌火葡萄酒——在吐鲁番,号称元朝第一。

  

   不过,在元代,曾经作为可与斗金相提并论的葡萄酒,已经是人人可饮的饮品。汪元亨在散曲《双调·雁儿落过得胜今》中写道:柴门尽日关,农事经春办。登场禾稼成,满瓮葡萄泛。表明在这个时期,农民也可以饮用葡萄美酒。

  

   明朝葡萄酒:品鉴中的落日余晖

  

   受元朝饮风的影响,明朝社会对葡萄酒还是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兴趣,上流人物集会聚饮,友人往来馈赠礼品,都会出现葡萄酒的芳容泽光。

  

   中外葡萄酒酿制有一个根本区别,这就是国外葡萄酒酿造依靠自然发酵,中国古代葡萄酒酿造要添加酒曲。高濂《饮馔服食笺》卷中这样记载:葡萄酒,法用葡萄子取汁一斗,用曲四两,搅匀入瓮中,封口自然成酒,更有异香。

  

   明朝生产的葡萄酒大体分为两类,一种是原酿葡萄酒,用发酵法酿成,一种为葡萄蒸馏酒。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卷25记载:葡萄酒有二样,酿成者味佳,有如烧酒法者有大毒。酿者,取汁同曲,如常酿糯米饭法。无汁,用干葡萄末亦可。李时珍所言酿成者是原酿葡萄酒,需要使用酒曲;如烧酒法者是指葡萄蒸馏酒,采取的是蒸馏工艺。毒是酿酒界的术语,通常形容高酒度对人体的刺激性。

  

   明朝人很会品尝葡萄酒,他们能够观其色,鉴其味,识其香,并且还能体验其中蕴藏的文化内涵。诗人们曾用出色的语言韵律来表述饮用葡萄酒的感受,从而把葡萄酒引入到更为美妙的风情境界。

  

   高启《尝葡萄酒歌》中有西域几年归使隔,汉宫遗种秋萧瑟。谁将马乳压瑶浆,逺饷江南渴吟客。 赤霞流髓浓无声,初疑豹血淋银罂。吴都不数黄柑酿,隋殿虚传玉薤名。绝味今朝喜得尝,犹含风露万珠香。床头如能有五斗,不将轻博凉州守。

  

   柯潜《题葡萄四景为陈詹事见作》 中则记:新凉一夜卷寒碧,佳实累累悬水晶。山人收取三万斛,酿作香醪秋正熟。钱子《九日有怀澄江诸陈》诗:陈家银瓶三尺髙,重阳宴客贮葡萄。

  

   总体上,中国国产葡萄酒从汉唐起步,至大元王朝达到鼎盛,在经历了明朝的优雅之后,到清朝初年逐渐低落而消失。而当清朝晚期,外来葡萄酒再度进入中国的时候,已经物逝人非。回顾历史,我们感慨万千;展望未来,我们前景无限。祝愿中国葡萄酒承前启后,再度辉煌!

本文由剑南春系统_酒业资讯,酒类信息_千杯酒业资讯网发布于酒业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宋元明三朝:葡萄酒盛极一时

关键词: 酒业资讯